注冊商標核準使用中35類相關服務內容辨析

在近期的注冊商標民事侵權案件中,權利和商標認定服務項目屬于35類。但由于對該類相關服務的理解和理解不同,對被告侵權是否屬于禁止權利商標的范疇存在爭議。本文試圖探討三個典型案例。

但是,仔細篩選“通過網站提供商業信息服務”這35類,可以認為被告的主要行為(即通過網絡媒體發布重大疾病救助募捐信息)不屬于禁止注冊商標的范疇。首先,根據《同類商品和服務區分表》中對35類服務的描述,這類服務的“目標”主要是商業企業,而本案被告人服務的“對象”是需要幫助的個別病人或其親屬(提供籌款信息)。其次,被告行為中發布的信息不是“商業”信息。對于被告的行為,它公布病人的身份、疾病和籌款次數等信息。上述信息僅在字面意義上不屬于“商業”信息。***,根據相關報道和介紹,本案被告沒有提供簡單的信息發布服務。被告在向需求方發布募捐信息前,將通過線下人員核實患者病情的真實性;被告將為其募集募捐資金(但被告未從中提取任何費用);之后被告會把所有的籌款都交給病人。因此,就被起訴的主要行為而言,不屬于“通過網站提供商業信息服務”的第35類。

本案涉及的第35類“為他人營銷”服務內容一直存在爭議。對行政訴訟案件有管轄權的北京市知識產權法院在多起案件中對服務內容進行了處理和認定。在注冊商標民事侵權案件中,北京市知識產權法院在二審宣判的“大岳城”案中指出,“為他人銷售”應指幫助“他人”銷售商品的行為。它不僅包括為銷售者的特定銷售行為提供單一促銷或促銷的行為,還包括為銷售者日銷售的行為。頻繁的銷售行為提供了常規的服務,但這種服務并不包括經營者“自己”作為商品主要銷售者的行為。因為零售和批發服務是賣家以自己的名義對外銷售的行為,不屬于“代客銷售”的服務范圍。

在本案中,被告作為被告的附屬公司在水果零售店的招牌上使用原告的注冊商標。根據上述北京市知識產權法院的規定,一審法院認定該行為是被告在自行核準注冊第35類“為他人推廣”服務中使用注冊商標的行為,似乎有失妥當。被告在“為他人銷售”服務35類中的注冊商標,雖然在2016年被國家商標局批準認定為馳名商標。但是,即使被告是知名人士,也不能超越其注冊商標自用權的界限,進入他人注冊商標禁止使用權的范疇。

就本案爭議涉及的第35類“組織商業或者廣告展示”服務而言,被告的行為目前還不屬于禁止原告注冊商標的范疇。原因在于,這種服務強調為“商業企業”提供這種服務。通常,它接受這些商業企業的委托,為其商業目的提供展覽服務。但就本案被告人的行為而言,雖然被告經營的***將相關娛樂設施命名為“全國小黃鴨***展”,被告不接受小黃鴨權利人/被授權人或第三人的委托提供上述服務。通過上述娛樂設施(或展覽設施等),被告為觀眾特別是兒童提供娛樂服務。在本案中,被告使用被告人身份證明的服務類別更接近第41類中的“娛樂服務”。因此,根據目前的事實分析和原告的訴訟請求,被告的行為不侵犯原告在第35類“舉辦商業或廣告展覽會”服務中的注冊商標。

從以上案例可以看出,注冊商標與35類相關服務內容確實難以準確區分。糾紛發生時,需要綜合考慮對象、服務方式、實際案例乃至立法目的等多方面因素進行判斷。